CBA选秀让职业篮球梦想照进更多人的现实

在今年CBA选秀大会上,来自北京大学的榜眼祝铭震(左七)、第四顺位被四川男篮选中的“汕大杜兰特”朱松纬(右四)在大学时就有很高的人气。 视觉中国图

2018年选秀大会上北大篮球明星万圣伟第38顺位被广东队选中。在广东队两年,万圣伟带给了球迷很多惊喜,下个赛季他将去到南京同曦效力。 视觉中国图

此前受伤的郭凯在CBA复赛时重返赛场,还打出了职业生涯个人数据最好的一季。 新华社图

上个月,CBA第五届选秀大会在福建泉州举行,64名参选新秀中有19人被12家俱乐部选中,创下CBA选秀五年来的新高。事实上从2015年的仅1人获选,到此后通过这一平台进军职业联赛的人才年年递增,选秀所带来的影响不仅涉及CBA联赛和20支球队,更改变了校园篮坛几届学生的命运。而随着体教结合进一步发展,CBA选秀未来还将继续大有可为。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汪雅云

选秀五年,从“冷笑线年夏天,CBA联赛第一次推出了“选秀”概念,将早已在美职篮风行多年的选秀制度引入到CBA。但是回顾首届选秀,给人留下的印象却是尴尬的——20名参选球员只有1人被当时的重庆队(今北控队前身)选中,同时整个过程没有什么太多宣传,也没有正规的选秀大会,甚至不少球队连新秀资料都懒得多看,更不用说派代表到场。

“就像一个冷笑话!”有媒体当时如此评价CBA选秀。而首届选秀状元,也是唯一被选中的球员、来自西北工业大学的方君磊整个赛季仅代表球队出场一次,拿到2分1助攻,然后第二年便宣布退役。这也让CBA选秀“笑话论”的调调再次被广泛提起,毕竟各队的青训营才是CBA人才输入主要途径,没有太多人看好选秀的前景。

不过也是在2016年,CBA首个状元秀退役的那个夏天,联赛官方却决定加大对选秀的推广力度。篮协提前半个多月就公示了34名参选新秀的名单,随后又在上海开办了首个新秀训练营,让球队和媒体都有机会提前认识和考察这些大多来自校园的新人。最后篮协还在上海举办了一个更正规、仪式感更强的选秀大会,当最终当选的8名新秀齐齐西装革履地从俱乐部老总手里接过球衣时,选秀的意义顿时有了升华感。

此后三年,CBA选秀关注度进一步提高,从有NCAA经历的宝岛后卫陈盈骏,到NBL常规赛MVP姜宇星,再到CUBA两届FMVP王少杰,不但状元秀有实力有话题,也让越来越多的新人可以通过选秀进入职业舞台。连CBA最老牌强队广东宏远都曾在2018年的选秀大会上摘下过万圣伟和纪祥两名新秀,也侧面说明越来越多的球队开始重视选秀。加上姚明上任CBA公司董事长后对于选秀制度进一步完善规范,全力推动校园篮球和CBA的衔接,CBA选秀俨然已经成为休赛期的一大热门话题。

而这个热门话题在今夏彻底火了,受疫情影响,今年CBA选秀没有再搞训练营,也不太提倡新秀们到各地球队去试训,但64名参选人的名单一出炉,立刻在球迷群里引起了激烈讨论,从状元悬念到各队顺位排名猜测,都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不少新秀也十分积极地配合各种宣传,给自己造势。到了泉州选秀大会当天,有19名新秀被选中,创下CBA历届新高,除了状元区俊炫、榜眼祝铭震、探花林庭谦这三位球员外,张宁、朱松玮、焦恩格尔等不少人气新秀同样备受期待,甚至有媒体直言2020年届选秀生可能会在未来成为CBA选秀军团里的“黄金一代”。

过去四年,通过CBA选秀被选进联赛的一共有50名球员,至今仍留在CBA效力的有29人,其中既有吉林队的姜宇星这样的已逐渐成为球队核心的球员,也有一些角色球员。但说到选秀人才最多、同时也是成材率最高的球队,那非广州龙狮队莫属——加上今年的收获,广州队五届选秀大会上拿下过两名状元、一名榜眼,共有7名球员来自选秀。更重要的是今年之前所摘得的5名球员至今全都活跃在队内,而即将到队的祝铭震也被球队寄予厚望。不难看出,广州男篮在对待选秀这件事上,是相当认真以及专业的。

“我们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时刻关注着那些有潜力的新人,不止是大学校园里的篮球明星,可能连高中联赛里的球员我们也是保持更新的。”广州龙狮俱乐部篮球运营副总裁崔闯告诉记者,“像今年我们第二顺位选中的祝铭震,其实早在他高中时期,我就对他有所关注了,到大学也是一路观察他的动态,对他的技术特点,包括个人性格等都是比较熟悉的,所以今年也是充分和教练组沟通后,在选秀时选了他。”

由于今年是公认的选秀大年,除了早就心仪的祝铭震外,广州队也充分考察了其他球员,“受疫情影响,今年大家都很难像过去那样组织试训,我们也是花了很多精力整理了10个重点关注的新秀资料,特别是他们近两年的比赛录像,管理层和教练组一起花了大量时间一个个观看,然后在选秀大会前做出几套方案,根据现场情况随时实施。”

到了选秀大会当日,排名前四的顺位选择都在意料之中,唯一可能给现场造成过一点意外的是江苏肯帝亚队在首轮第五顺位选择了名宿郑武的儿子郑祺龙,这个选择打乱了后面几个球队的最初方案。不过广州队没有受此影响,他们在第二轮还是选择了自家NBL联赛佛山功夫小子俱乐部的何俊坚。

崔闯也坦言,作为专业人士,球队的选秀方案一般是不太会受外界影响的,尤其是舆论热度,“今年我们也确实看到有些新秀的人气很高,其中是有非常好的苗子,但也不排除有些可能是想借助舆论给自己造势,我们业内人还是有能力甄别出来的,所以不太会受到所谓人气高这样因素的影响。”

用球迷的玩笑线名选秀球员的广州队堪称CBA选秀圈的“杠把子”,尤其是早几年其他队都对选秀不太重视时,广州队还能从第二轮里挖掘出可用之才,像司坤、田宇恒在过去的复赛阶段都有过不俗表现。广州队也是希望能在CBA选秀的道路上勇于创新,和联盟一起推动这一制度发展。

“我们是非常期待也很支持联盟大力推进选秀制度的,”崔闯说,“因为让更多新人通过选秀方式进入到职业联赛,既能帮助联赛吸收新鲜血液,又展示了联赛开放的态度,这才是真正符合职业体育发展要求的。尤其是让更多校园选手看到打职业的希望,会十分有利于体教结合的大方向。”事实上,作为职业俱乐部,广州龙狮早就在探索如何利用专业优势,通过与校园合作的方式来推动体教结合,包括早年从清华大学校队签下曾令旭,到现在与广州本地一些学校保持联系合作,种种措施都符合体育回归教育本质这一理念。

广州龙狮队的中锋郭凯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四年前参加选秀大会时的情景,尽管广州龙狮管理层早在大会前已私下明确对他讲过会在首轮第一顺位摘下他,但真的听到自己当选状元那刻,郭凯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做状元)谈不上很惊喜,但确实还是比较兴奋的,毕竟自己得到了职业队的认可,感觉很光荣吧。”

事实上作为CBA第二届选秀大会的状元,相比起选秀元年的第一人方君磊来说,郭凯可能才称得上是真正有实质意义的状元。他在参选前便是北京大学队的内线核心,也是CUBA赛场上的风云人物,也正是有了他以及其他几个大学篮坛明星球员的参与,2016年的CBA选秀才有了话题和关注度。

但那个时候做出参选决定对于郭凯来说,却是经过复杂思想斗争的,“那个时候摆在我面前的路是很多的,进入职业联赛可能并不一定是最佳的,甚至是很冒险的。”

的确,作为国内最高等学府北大毕业的学生,又有远超业余爱好者水平的篮球特长,毕业之前郭凯就收到过很多单位的offer,其中不乏央企名企,而且依靠打球技能,郭凯大学期间经常有商业比赛邀约,收入也相当可观。“所以如果说是纯粹为了就业考虑,那我可能就不会选择选秀这条路了。”他对记者直言不讳。

那为什么会决定参选呢?郭凯说还是因为初心,“我从小就喜欢打球,肯定是有过要进更高舞台的梦想。”他说,“刚进大学时没有CBA选秀这个平台,大学生去打职业的人非常少,所以我曾经以为可能毕业后就找个安稳的工作,把篮球作为业余爱好度过一生就好了。但突然就有了选秀这个平台,我有机会打CBA了,一下感觉自己最初的梦想被点燃了,就想去试试,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打职业,给自己圆个梦。”

在郭凯之前,CBA不是没有校园出身的球员,但相比绝大多数产自各家球队青训营的球员,学生球员成材率还是非常低的,所以外界对于状元秀郭凯其实只是好奇,却根本不看好。而顶着学霸+状元两大光环进入CBA,郭凯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我那时很想跟人说我不是学霸,也不是非要当状元,但这根本就没法解释,人家也不会理解,只是盯着你,看看你来了CBA到底有多大能力。”结果是郭凯在来到广州队之初,并没有得到洋帅马佐的重用,不仅前十场比赛压根无法上场,甚至连球队去客队比赛都没把他带上。

从大学校队核心主力,一下子变成职业队的边缘球员,郭凯的失落感可想而知,“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就记得有以前约我去打野球的老大哥们那时还安慰我说,弟弟别怕,你要是不打CBA了就来我们这儿,哥哥给你安排好其他出路。”

事情的转机原本应该出现在2016年末,龙狮队对阵辽宁队的比赛里郭凯得到了首秀机会,尽管回忆起那场比赛郭凯觉得自己全身都是“僵的”,“战术明明都会跑,但好像都不敢接球”。不过至少从那场比赛之后,这位状元秀渐渐找到了打CBA的感觉。然而不幸的是,2017年初,郭凯在球队主场对青岛的比赛里与对方外援对抗时重摔在地,造成腰椎横突骨折,医生诊断恢复时间至少需要两个月,这意味着他提前11轮赛季报销。

“那个时候真的想过放弃,连我父母都跟我说儿子你算了吧,咱回苏州找个踏踏实实的工作,然后像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踏实过日子有什么不好吗?”想起母亲在自己职业生涯两次重伤报销赛季的第二天都是立刻赶最早一班飞机过来,郭凯觉得很内疚,“她老家的那些朋友总是跟她说好羡慕她教出了个好儿子什么的,可我却这么不让二老省心……”

那时还有身边朋友理性地帮他分析了继续做职业球员的种种弊端,比如复出了还要坐冷板凳、很难兼顾读研学业、未来难以照顾家庭等等,但内心深处的声音却依旧召唤着郭凯重回赛场,“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他说,“不想做那个受伤就当逃兵的状元秀,那不是我的性格,我跟家人说我必须再试一把。”

2018年初,时隔一年郭凯的身影终于重新出现在龙狮队比赛里,他在防守端的积极态度立即赢得了时任主帅崔万军的好评,那一年广州队队史首次闯入季后赛,郭凯也和球队一起取得显著进步,立足CBA的目标逐渐变成了现实,至少外界不会再有人质疑他打CBA的能力了。所以虽然去年联赛刚开始,郭凯又一次不幸在比赛中脚底筋膜撕裂,伤停了四五个月,他的心态却不再像第一次受伤时那般消极,“可能是抗打击能力加强了,觉得上天越是要打击我,我越得反弹给他看。”他说。而疫情导致联赛延期也使得原以为赶不上本赛季复出的郭凯得以在复赛时重返赛场,还打出了职业生涯个人数据最好的一季——18场比赛16次首发,场均31分钟里能贡献12.1分和7.3个篮板。

“如果是打CBA头两年你问我参加选秀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我可能会说这是个错误,”他笑言,“但如今回过头去看,我坚持下来了,这条路走出来了,我觉得我还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所以也希望那些后来的师弟们勇敢起来,不要放弃,大胆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吧,相信努力终会有回报!”

上个月泉州选秀大会结束后不到一周,中国男篮公布了今年的集训名单,来自广州龙狮的2020榜眼秀祝铭震赫然在列。他也成为今年新秀里第一个入选了国家男篮一队集训名单之人,这对于一个尚未打过职业比赛的球员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肯定。

也许要让祝铭震真正代表中国男篮打国际比赛还为时过早,但在这位北大混血前锋的师兄、同样是通过选秀进入广州队的球员郭凯看来,祝铭震即将到来的新秀赛季肯定会比自己当年拥有更多机会。“他选秀前就一直跟我保持联系的,可以说大学这几年我都有在给我的师弟们提供建议,告诉他们怎么去为打职业做准备,”郭凯说,“所以他们肯定比我当初刚进职业队时要准备充足,我觉得像祝铭震、区俊炫他们几个下赛季可能都不需要太多过渡期,很快就能适应CBA节奏。”

本届新秀之所以能被广泛看好,其实是符合选秀时间规律的。五年前CBA首开选秀时,像郭凯就有点来不及准备了,当时他已经大三,身材和技术在大学篮坛打五号位是顶级水平,但放到CBA肯定吃亏,“如果我大一时就知道有CBA选秀这个平台,并以此为目标,那么可能整个大学阶段就会有针对地去完善自己,比如改打四号位甚至三号位,那可能还来得及,”郭凯回忆说,“但我是要升大四了才有选秀平台,先前总以为打到大学篮球就到头了,读书时也就没想太多,校园里还吃吃玩玩荒废了不少时间,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有点可惜。”

而如今的大学球员因为有了选秀这个平台,整个理念以及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变化。据悉2020届的新秀里有不少球员是从大学入学,乃至高中开始就瞄准了进军CBA目标而来。他们不但在校园里训练刻苦、认真比赛,还有人不惜重金聘请私教,甚至赴海外加练以提升自我。明确目标带来的自律和自强,使得这些新秀有更令人期待的未来。而中国篮球也自然可以从中受益,发掘出更多可塑之才。

更可喜的是,选秀造福职业联赛的同时,也反向为校园体育带来了积极影响。据新华社近日报道:“根据王登峰(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的设想,如果将来大学培养出了高水平运动员,有希望进入职业联赛或是国家队,学校可以为其在学籍方面采取一些灵活措施,让这些高水平的员尽可能兼顾学业和运动天赋的发展,消除学生和家长的后顾之忧。”这也意味着未来大学里的高水平运动员也许都不必等到毕业就能提前参选CBA,而学校如果想挽留这部分人才,则需要提高自身体育专业教学水平,引进更优秀的教练员团队。如若有一日校园体育和职业体育终于齐头并进,那也将是国内体育市场最兴盛之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