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女足主帅陈婉婷: 希望将足球作为“终身职业”

她是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全球第一位获得男子足球顶级联赛冠军称号的女性足球教练”,“男兵女帅”的故事让她在足坛备受瞩目;她是香港中文大学的高材生,本科和硕士所学的专业却都不是足球,“业余球员”的身份让她的执教生涯更添传奇色彩;她率领着“失血严重”的江苏女足暂居女超联赛第二的位置,掀起了令人侧目的“青春风暴”……她,是来自中国香港的陈婉婷,一个在足坛足够“特殊”,且依然可以创造无限可能的34岁年轻教练。

在江宁足球基地宿舍初见陈婉婷时,她也刚刚搬进这个在南京的“家”没多久。不大的屋子布置得井井有条,而屋里一个显眼的“大件”,是一台烘干机。“我怕虫子”,陈婉婷笑着说。烘干机能尽快晾干衣服,避免环境潮湿生虫。这位备受足坛瞩目的教练,一下子就暴露了自己的“软肋”,而一个热情、健谈和开朗的形象,也就此出现在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眼前。

陈婉婷十三四岁时和足球“结缘”,也有着“小女生”的心态。青春少女时代,大家都会追逐自己的偶像,而陈婉婷的偶像,是“万人迷”贝克汉姆。“我那个时候就觉得贝克汉姆特别帅,好帅啊,然后打定位球直接就进了,好厉害!”陈婉婷说起贝克汉姆,依然不改“迷妹”本色。后来,她就一直追着小贝的球赛看,尽管当时对足球并不是很熟悉,但也一直追,从曼联队追到英格兰队,再接触到英超的很多比赛,越看越多……反正,用她的话来说,“打开今天的新闻,关于足球的都会看。”

初三暑假,陈婉婷家附近有一个类似于女足培训的活动。她拉着一个同学一起去报名,因为怕家里人反对,陈婉婷报名时假冒了妈妈的签名,以此“先斩后奏”过了“家长许可”这一关。“那个时候其实家里还是感觉女生不应该踢球的,应该去学跳舞什么的。”陈婉婷说道。这次培训的教练,后来也带了陈婉婷家所处地区的女子足球队,陈婉婷也自此开始了踢球生涯。

进入高中,学习压力陡增,陈婉婷的踢球频率差不多一个礼拜一次,最多两次。与此同时,自称“不喜欢读书”的她,成绩却非常出色,因为她小时候的性格是“不愿意输”,再不喜欢读书,也要尽力考高分、拿第一。她自己并不喜欢当时的性格,而这样的性格,一开始也体现在了踢球上。“特别烦输球,踢得不好我就想哭,就很讨厌输的感觉,然后也不太懂跟其他队友合作,就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解决很多问题”,陈婉婷说自己性格或者是价值观发生改变,其实也因为足球,“后来当了教练,确实感觉我的人生完全改变,最起码我知道我怎样面对失败”。

后来,陈婉婷考入香港中文大学地理及资源管理学系:“高中要选科的时候比较天真,没有想过将来想做什么,不像现在一些年轻人知道自己将来要走什么路,就选要读的科目。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因为对地理感兴趣,就去报这个专业,然后也进去了。”不过,她大学时代的很多时光,是在球场上度过的:“反正我就天天去踢球,校队、地区队,然后也有机会去中国香港队啊,一个礼拜可能踢六七天。同学要在教室做讨论的时候往往找不到我,因为我在球场。”

大学毕业,陈婉婷果然没有找专业对口的工作,而是先做了青训教练,教小孩踢球,并认识了一些足球圈里面的教练。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教练问她有没有兴趣去职业队做技术分析的工作。“那个时候对我来讲就很新鲜,也很好奇职业足球队是怎样的,什么是职业足球,然后就很快答应了,去尝试了。其实家里面反对的声音还是蛮大的,但我就说先试一年吧,先做一下,试一下。”而这一试,陈婉婷便一发而不可收:“原来足球的世界是那么大!不止是我们球迷看的角度,还有很多东西在里面。”

从做技术分析员开始,陈婉婷一步步深入到了足球这个行业中去,做青训、做助教,兴趣成了她的职业,尽管苦、累、薪水微薄,她依然感到快乐。现场一个细节也足以证实——即使面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出镜女主播这样“足球小白”的“求教”,陈婉婷也非常耐心和温柔地一次次去示范脚弓传球动作,并给予鼓励。

当然,职业足球也是残酷的,她在香港经历了三次所在球会的解散,而她不得不一次次重新找工作。她也想过放弃足球:“但好像也没有准备好去面试其他工作,心里面就不想做,还是想回到足球上。”

而在教练这一行里,她也不断学习,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陈婉婷提到了“红裤子”和“学院派”的区别:“很多教练都是从职业足球退下来后当教练的,中国香港这边称他们叫做红裤子,然后我们这些被称作学院派。我作为一个学院派的教练,坦白说不可能比我的球员跑得快,踢球也不可能像他们那么厉害,他们是职业球员,也是男足球员。那我用什么来说服人家,我有能力当教练呢?”

于是,陈婉婷不停涉猎现代足球的各个方面,运动科学、运动医学、大数据等等,而她后来继续在香港中文大学读硕士,专业是运动医学。她也一步一步,考取了A级教练员资格证。专业水准和职业资质都具备了,机会自然也会青睐“准备好”的那一个。恰好,当时香港东方队主教练离队,俱乐部需要从几位助理教练中选一位做主帅,而陈婉婷是唯一有A级证的人。于是,她顺理成章成为东方队的主教练。

“男兵女帅”,陈婉婷开始时压力很大,开会时“手一直在抖”。然后,也慢慢适应了管理球队,学会了应对困难,找到了一些方法。“比如说要跟球员怎样沟通啊,因为每个球员的性格不同,那对有一些人可能你态度要硬一点,有些人要软一点,你要好像带孩子一样跟他慢慢聊。坦白说,我是一个女足业余运动员,我肯定是没有经历过他们所经历的职业球员生涯,但慢慢沟通、了解多了就会知道,球员的看法到底是怎样的。”陈婉婷说道。

谈对足球的兴趣与热爱,陈婉婷几乎没停过笑;但谈到规则或者管理,陈婉婷的神情是相对严肃的。陈婉婷总结了做主教练最关键的几个点——第一,你要相信你的球员;第二,你要公平;第三,你要对这个球队百分之百付出。在陈婉婷的率领下,香港东方队最终在2016年获得港超冠军。陈婉婷也因此拿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全球第一位获得男子足球顶级联赛冠军称号的女性足球教练”。

外界或许觉得,一位女帅带领男队夺冠,其风格应该较为严厉,实际上,陈婉婷不认为自己是很强势的教练:“因为我觉得时代不同了,你如果不停勉强你的队员做一些他们不想做的事,其实我从来都没看过有好结果。如果你要勉强他,那不如你用另外的方法让他意识到是为他好。”

在香港足坛8年,该经历的基本都经历了,拿到了一些荣誉和奖项,也体会过失败的苦涩。彼时的陈婉婷,选择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陈婉婷感叹道:“基本上,我在香港如果算是拿到了一点成就,当我离开香港的时候,其实感觉什么都没有。我看到这个世界那么大,而自己很小。”

她接受了女足国少队的邀请,也曾带领琼中女足冲上女甲,更曾参与应聘中国女足主帅……现在,她来到了江苏女足执教。在正式到球队报到之前的隔离期间,她看完了球队这两年来的几乎所有比赛录像,把每个球员的照片贴满了房间来“辨认”。这支年轻的球队在她的率领下,十轮过后排名女超第二位。

谈到自己和球员们的“相处之道”,陈婉婷说:“我觉得我是比较‘温暖’的教练,这在女足中可能会比较重要。女性情绪相对较细腻,很多时候有不少不同的想法,但我会比较照顾大家的情绪,跟队员的沟通也比较多,她们也愿意坦诚地跟我沟通,大家像朋友。”她也很感谢球员们对她生活上的关心和照顾:“球员们会煮面、煮甜品给我,有时还问我有没有涂防晒霜什么的。”

从陈婉婷的话语中,学习、进步,往更高层次去发展,是她的态度以及目标:“足球很多时候没有错和对,足球每一年都在改变,你会看到很多踢得很漂亮、很好的足球,节奏很快的足球,那怎样可以踢到那么好呢?其实当中有很多东西,像我刚刚讲过医学啊、科学啊,然后很多不同的训练方法,其实真的要学的东西很多。我感觉我还有很多空间,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那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教练需要有这个心态,然后去推动自己一直在进步。”

陈婉婷对足球无尽热爱,她也自嘲,“除了足球好像什么都不懂”。她希望将足球当做“终身职业”:“当教练确实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工作,但目前我没有退下来的想法,我也希望这样可以教到更高水平的足球,然后到更高的舞台。即使将来不当教练,我也希望做和足球相关的工作。”

C其实我还是最爱曼联,但是这几年曼联让我太失望了。利物浦还有曼城,我都喜欢,两位主教练(克洛普和瓜迪奥拉)我都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