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女玩家占比近3成 专业运动员综合素质要求很高

随着电竞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电竞当中。2021年年底,全国电子竞技协会联盟等多家机构联合发布了《中国职业电竞人才发展报告》(下文称《报告》),报告显示至2020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已达到5亿,说明作为新兴文化符号的电竞,在大众群体中愈加流行。在参与统计的人群当中,6.2%的用户认为自己是“大神”,有45.6%的人认为自己是“高手”。而在电竞比赛当中报名参赛的选手,就有不少自认为是“高手”的电竞爱好者。

来自青岛一所学校的魏佳虽然在校园电竞比赛当中名列前茅,但在参加了一场全国范围的比赛后,他认为自己距离真正的电竞高手还有很大的差距:“高手对决要精力高度集中,微操上的小细节一点也不能疏忽,稍微处理不好就容易导致全局崩盘。除了手上的细节操作外,还要考虑跟队友的配合以及对全局的判断和掌控力,对智力要求也很高。一场高强度的电竞比赛下来也会头晕眼花,不比跑一万米轻松。后面如果有机会也会报名参加青岛本地的电竞比赛,希望能够进入更高的舞台。”

“打打游戏月入过万”,这是很多年轻人对电竞的粗浅认识。其实电竞的钱也没有那么好赚,例如潘子龙获得的这个全国冠军,团队奖金共有5万元,对于在校学生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是与外界所预期的收入还是存在一定差距。根据《报告》的数据显示,除了顶尖电竞选手外,选手在入行时与普通上班族的薪资差距并不大。如果不能打出成绩、拿到奖金,选手的薪资也很难有大幅的提升,而且训练的辛苦也并非一般人可以承受。

还有一个残酷的现实是,与其他体育项目一样,电竞选手吃的同样是一份青春饭,过了20岁之后可能就已经算是一名“老将”了,例如2018年雅加达/巨港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金牌得主简自豪在只有23岁的时候就因为身体原因无奈退役,当时他就曾在社交媒体上感叹:“常年的压力大、肥胖、饮食不规律、熬夜等原因,2012-2020,到这里结束了,再见了我的青春。”

近年来,女玩家的比重越来越大。《中国职业电竞人才发展报告》调研结果则显示,女性用户的占比已接近3成,与2016年的调研数据相比,女性比例从22.3%提升至29.8%。更多女性活跃于电竞赛场上将成为未来的一大趋势。

对于女性玩家来说,虽然在平常的游戏局当中比较容易受到男性玩家的照顾,但是到了真正的比赛中,女性玩家反而备受“歧视”:“这局有女的,重开吧”“这女的这么菜,为什么还要玩游戏”作为一位女性玩家,小丽就经常看到这样的言论:“虽然经常看到类似的言论,但我并不认为女孩子都菜,女孩子不配打游戏,这样的言论是极其不合理的。起初我和每一位女生一样,对这个游戏一窍不通,最开始打游戏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游戏还需要交流。现在和她们四个人一起打,我们也是随时都在沟通,哪路需要支援,有时候玩得并不比男玩家差。”

除了成为选手,女性参与电竞的另一种方式就是成为电竞主播。一名草根主播小瑶表示,她做主播其实更多是因为爱好:“我本来有自己的工作,做主播最初也只是因为有一种爱好,真正做起来后才知道没那么简单。首先要对这个游戏有一定的了解,专业名词都要弄明白,还要在短时间内组织语言吸引粉丝关注。每天做直播的时间,都是晚上8时到12时。主播之间竞争很激烈,兼职主播挣得也不多,对于普通的游戏爱好者来说,好好上班才是正途。”社会上存在一种说法,认为只有“单身狗”才喜欢打游戏。但调研数据显示,接近一半的电竞用户已组建家庭,其中38.7%的用户已为人父母,只有33%的用户才是单身。

目前,电竞产业逐渐从之前的野蛮生长,发展到越来越规范化。2021年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下称“通知”),针对未成年人过度使用甚至沉迷网络游戏问题,进一步严格管理措施。这意味着,很多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将很难再有机会长时间的接触电子游戏。

2021年年底,与青岛市体育局签下合作协议的天际竞技总经理洪晶认为,高水平电竞运动员要求的综合素质是相当高的,例如在国外有专业的电竞课程来专门培养专业的电竞运动员,并且有着很严格的纪律,如果学习能力不强或者自制力不强的话,那么一些专业的电竞技战术领会起来就十分吃力,想当电竞专业运动员更是难上加难。洪晶说,对于电竞选手的选拔,由于相关政策都有严格的年龄限制,他们初步的计划是从高校当中选拔一批电竞人才,然后引进一些专业课程为本土的青岛战队进行针对性的培训,有条件的话还会像足球篮球那样引进高水平的“外援”。对于有意成为电竞选手的人来说,应该先练好自己的内功,提高自己的文化学习能力,练就健康的身体和乐观的品格,等真到了条件合适的时候,才能适应高强度电竞训练和比赛。同时,他也期待青岛能培养出不同项目的战队,参加国内外的高端电竞比赛,打响城市名片,为青岛打响“北方电竞之都”的名号。

日前,乒乓球大满贯得主邓亚萍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谈到,自己的儿子曾经迷上手游,甚至想成为一名电竞手。而且,打游戏的水平还不错,还在北京业余组取得了第八名的成绩。

在邓亚萍看来,如果他是真心的想打职业联赛的话,那可以送他去职业俱乐部参加训练。在邓亚萍看来,电竞拿世界冠军和乒乓球拿世界冠军都是很了不起的荣誉,是一样的。为此,她还专门去了两家顶级电竞俱乐部进行了考察,了解他们的训练作息。结果,儿子在得知职业选手每天训练12小时后,就不再考虑这件事了。邓亚萍谈到:“这就是玩和职业的区别,职业是没有退路的。”邓亚萍希望通过这件事教育孩子,要想做成一件事,绝对不是玩玩而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